总体稳定 稳中有变——雨城区农民工返乡及外出就业情况分析
来源: 发布时间:
打印
【字体:

鼓励和引导农民工返乡就业创业是近年来的高频词,是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科学研判形势、应对可能出现不稳定因素而实施的一系列稳就业政策举措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其意义重大而深远。从近两年来雨城区农村转移劳动力数据监测情况看,我区目前尚未出现明显的农民工返乡潮等现象,农民工就业形势总体保持稳定,但稳中又有新变化。

一、本地农民工的基本情况

据雨城区农村劳动力实名制登记数据显示,2018年末我区18个乡镇、1个管委会,189个行政村10.06万农村劳动力进入了数据库。今年1-6月,实现转移就业8.7万人,其中省内7.2万人,省外1.5万人,实现劳务收入约8.13亿元。

以其中10个乡镇数据样本进行分析,劳动力总数47630人,其中16-24岁10297人,25-44岁19452人,45-60岁17881人;省外转移就业7214人,省内市外转移就业9667人,市内县外转移就业8587人;劳务收入1000-2000元4970人,2000-3000元11083人,3000元以上11471人;从事第一产业3908人,第二产业9848人,第三产业10911人;返乡人数2202人,其中未就业1025人。

通过调查,雨城区外出务工人员主要集中在建筑业、服务业以及技术含量较低的加工工业等产业,劳务输出主要为阿坝、甘孜、西藏、新疆、成都及江浙等地,主要从事建筑、餐饮、电子、销售、快递等行业。

二、农民工返乡就业情况分析

一是沿海城市务工人数逐年下降。据调查,近年来,随着沿海部分企业主动进行产品结构调整和技术改造,对普通劳动力的依赖有所降低,许多大型企业更注重企业发展和企业文化,对员工要求不仅涉及年龄、文化、技能,而且涉及了性别,导致我区部分农民工被动返乡。从近期摸底各乡镇留守儿童信息情况看,广东、上海、福建等地务工人员不足10人,可从一个侧面反映这一趋势。

二是中西部地区成为务工人员主要目的地。其中,阿坝、甘孜、西藏、新疆、成都等地区较为密集,主要原因是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深入实施、川内重大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加速以及本地区经济发展、灾后重建、脱贫攻坚等一系列政策红利的持续释放,提升了中西部地区发展速度,就业岗位增多、工资收入提高,促进了我区农民工向中西部转移就业。另外,随着我区的经济发展提速、大规模的城市化建设以及产业结构调整优化,建筑建材业、旅游业、物流业、茶产业、竹林产业、种植和养殖业等行业都在蓬勃发展,吸纳和带动了不少农民工返乡就业创业。

三是就业观念在悄然发生变化。有不少务工人员说:“宁愿在雅安挣3000,不愿到广东挣7000”。经过调查,出现这一就业观念转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是随着国民整体收入的持续提高,农民工群体生活状态和质量不断改善,加上农村政策越来越好,很多农民家庭既有土地、山林等经济资源托底,又有新农保、新农合以及失地农民保险等政策福利保障,生活早已从温饱型转向舒适型,部分农民工在择业时不再一味“委曲求全”,甘心挣“受罪钱”。另外,也有很多农民工的整体家庭观、幸福观发生了变化,他们中有的为了更好照管孩子、赡养老人或夫妻团聚,不愿再远走他乡,长期与家人分散两地。

四是就地就近就业的愿望更加强烈。尤其是45岁以上中年农民工表现明显,这部分农民工在外闯荡多年,吃过苦、受过罪,经历过很多事情,有回乡歇一歇想法,加上他们中很多子女已成家立业,独立生活,经济压力有所减轻,务工挣钱的急迫性降低,“有工打工,无工休息”成为一部分人的就业观念和生活方式,他们大多选择在当地或就近找点零工干,抱着能挣点就挣点的想法,选择相对多样,心态也更加随性平和。另外,随着新农村建设的深入推进,农村生活条件、环境大有改观,一些农民工也渴望回归田园、享受生活。

三、农民工外出务工的情况分析

一是农民工外出务工主流没有改变。这一方面是由本地经济体量和岗位数量所决定,当前我区农民工转移就业仍以外出务工为主。另一方面,促使农民工回家过年后又选择外出务工的,主要有几种原因:1.工作稳定。这部分农民工基本都有相对固定工作单位,且对现有待遇比较满意。2.解决后顾之忧。有的务工人员所在公司为其购买了保险,因此不愿轻易放弃,做好了长期服务准备。3.风俗影响。有的农民工在家务工容易受到人亲往来影响,变成三天打工两天帮工,在工作与人情上左右为难,认为外出打工可以专心挣钱。4.在外创业。有的农民工本身就在外地创业,摊子在外、产业在外、资源在外、机会也在外。5.经济虹吸。发达地区就业岗位多、创业机会多,不断吸引着农民工外出见世面、找机会、闯事业。6.家庭分工。有的家庭分工女性在家看孩子、种地种菜、照管山林树木,男性外出打工挣钱,最终实现两不误。7.在外安家。还有一部分农民工本身已在务工地稳定下来,甚至买了房子、迁了孩子,户籍虽然仍在本地,但实际已在外乡生活。8.利益驱动。有的农民工虽然没有固定工作岗位,但本身有技术、能挣钱,也不缺工打,比如有的木工、泥工在城市搞装修,工价高,工作熟练,他们会趋向利益最大化,在各城市之中或城市之间不断流动。9.学习欲望。有的年轻农民工渴望走出大山、走进城市,学习一门技能、掌握一技之长。10.社会现象。从目前农村基本情况看,年轻人很少守在家中,除了读书、入伍等除外,无论男女都愿意外出打工,他们不仅向往城市光鲜亮丽、五彩斑斓的生活,还普遍把外出打工与找对象解决婚姻问题相挂钩,认为城市工作岗位多,接触面广,找对象也相对容易一些。

二是农民工倾向于城市就业的主流没有变。首先,城市就业岗位多、收入高、工作生活环境好,天然具备吸纳就业的集聚效应。尽管返乡就业的数量规模近年来有所提高,但外出务工、进城务工的主流趋势没有改变。其次,新生代农民工受城镇化建设以及现代城市先进文化的影响,多数已很少从事农业生产,不愿也不会再回到农村,虽然户籍上仍属于农民,但他们已习惯于城市生活,也更愿意融入到城市中。第三,是受政策的牵引作用,比如在就业服务上,农民工已完全纳入了公共就业服务体系,与城镇劳动力一样同等享受技能培训、职业规划和创业扶持,加上我区人力资源市场的不断完善,可以为农民工提供便捷高效的政策咨询、就业指导、信息发布和就业登记等服务,大大提高了他们获取就业信息、提升职业技能、实现就近就业的能力。在社会保险上,城镇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已实现五险合一,政策完全覆盖农民工,农民工已逐渐融入城市社会。第四,返乡农民工大多掌握了一定的劳动技能,能够从事相应专业技术工作岗位,具备了融入城市生活的条件。

三是农民工就业流动性特征没有改变。农民工群体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流动性。哪里有工打、哪里待遇好就往哪里去,这是最根本的利益趋向。也就是说,农民工的就业去向始终是动态变化的,返乡原因也同样复杂多样,除以上分析的主客观原因,普遍存在的还有农村红白事情、房屋修缮、农时季节、个人健康等等原因。

综上,我区农民工返乡就业与外出务工的外因和内驱均有明显特征表现,两种形态之间没有十分清晰的“数据边界”,就地就近就业或短工化虽有所表现,但更多体现为个人主观性选择,外部不可抗拒的作用力在我区表现并不明显。另外,目前我区部分厂矿企业或行业反映的招工难问题可以侧面印证一个基本事实——社会各群体并不是无工可打,而是群体择业更加多样、更加自主。

微信
微博